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罗甸频道  >  湖城文艺  
【红水河文艺·散文】袁浪的罗甸之行
2018-08-14 10:40 来源:多彩贵州网 作者:罗仕斌  编辑:欧铠玥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77 | 投稿

  袁浪来了。这是我们罗甸作者的荣幸。

  那天是6月27日,他们的采风团要游览董当大小井景区。我负责接待,手上拿到了一串名单,都是贵州地矿局的内刊《杜鹃花》的作家作者,如袁浪、陈跃康、管利明、王国甫等。

  看是内刊,不大在意。但一看袁浪,心里一震——莫非是那个曾经大名鼎鼎的作家?一问,果然是。

  名单上关于袁浪的简介是:贵州省电影家协会原主席、现名誉主席,贵州地质文联及《杜鹃花》顾问,贵州知名作家。

  其实我小看了《杜鹃花》。它虽是一个内刊,但它不是普通的内刊。它是一个省级行业刊物,已有36年的历史,曾经在上一个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红遍全国地质文坛。像后来的《贵州地矿报》,也都是从中分蘖出去的。30多年中,它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作家和作者,像欧阳黔森、冉正万、冯飞、何毓敏等。

  欧阳黔森从铜仁地矿起步,在《杜鹃花》里一枝独秀,很快名满全国,现为贵州省文联主席、省作家协会主席。此次随行的陈跃康,在《杜鹃花》里耕耘多年,现为该刊主编,也是贵州省电影家协会副主席、贵州省散文协会副会长、贵州地质文联副主席。而他们,都是袁浪在这本内刊里带出来的。

  在宾馆大厅,我见到了这位名家,一位略胖的老人。但他没有给人老态龙钟的感觉,一听介绍,就奔过来跟我握手,和蔼而活泼。我说我多年前就知道他的大名,他也不怎么谦让,就数了自己的几个得意门生——“五大弟子”,其中就有欧阳黔森和陈跃康。当天随行的清镇市作家协会主席、知名小说家、《杜鹃花》副主编管利明也是他的弟子。

  从罗甸县城去往大小井,由于三岔河路段大塌方,只能绕道落脚河,从尚在施工的“平罗高速”上走,到羊场时再下坡到董当。袁浪一行共13人,开了一辆中巴车。再加上我和罗甸作者罗美英,15人热热闹闹。

  袁浪已经73岁了,原本我以为他会隐在某个角落里不哼不响,静静地听年轻人们吼吼唱唱,哪知一到车上,主角才是他。

  他要么说一堆幽默的话,引得大家轰然大笑;要么出题给大家猜,然后高高在上地点评;要么朗诵几段诗词,要么拿出笛子来吹。反正一刻也没消停过,十足的老顽童。

  听说袁浪的作家采风团要来,在羊场驻村的县文联秘书长石朝友,等在“羊场小道”上当向导。他的车在前引路,中巴车在后跟着。在一片高坡田野处,车停了下来。石朝友手指远处一座即将合龙的在建高桥,说是世界著名的董当大桥。大家都走到田坎上,找角度拍摄这项世纪工程。

  脚下绿油油的田野,远处黛青色的岩山,高坡下是河水滔滔的深沟,一排穿得花花绿绿正举目远眺的美女作家,构成了一幅生动的图景。袁浪又掏出笛子,吹起了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。

  路太小,弯太急,中巴车在乡村公路上缓慢行驶,还倒了几次车才转过弯来,堵了好多车在后面。我都有点着急了,袁浪却吟起了诗,整车的年轻人都惊叹他的记忆力。

  县文联的兼职副主席、县摄影家协会主席、县老年大学校长杨忠,正好驻村在大小井。听说袁浪要来,替我们张罗起“董当名吃”——黄豆鸡,然后又当起了向导。

  大小井正在涨水,水有些浑浊,并且还漫上了田坝。一大排竹筏都栓在岸边,袁浪要上去,还想划筏子,但村民都说水太大,危险,不划。那就拍照吧!他还是上了竹筏,坐在竹椅上叫人拍照。

  这里的特色是水和竹。水是从两个井里冒出来的,汇到一起。如果在平时,水非常清亮,并呈现出那种迷人的蓝或绿。周边是大楠竹,一簇簇紧密地拥挤着。也间杂着一些老树,一枝一丫都长得那么恰当。它们倒映在水里,便成了绝世的风景。

  几位美女作家赶紧摆拍,并对这样的美景啧啧称赞。袁浪诗兴大发,张口就是一排铿锵的语句,河水般哗哗流淌。也不知是他创作的,还是背诵别人的,反正从赞美大自然的天公造物,到抒发仁人志士的家国情怀,随意挥洒。

  游玩大小井,通常都要看洞。但看洞要爬山,袁浪就是不爬。他脱离了团队,由同样不愿爬山的《中国自然资源报》驻贵州记者、《杜鹃花》责任编辑王国甫陪着,就在河岸上徜徉。不过,我们到达半山坡时,远远地又听到了他的笛声。知道他并不寂寞,大家也就释怀了。

  洞是大小井景区的又一特色。这里的洞大大小小有数十个,人们经常参观的主要是响水洞和天坑。响水洞最大最深,里面有暗河,远远就能听到暗河的咆哮。据说小井冒出的水就来自这条暗河。

  响水洞内外的风光非常奇特,吸引了这帮带有地质基因的作家。像洞外绝壁上的坑坑洼洼,洞内岩壁的各种纹理,都引起了陈跃康主席的极大兴趣。他不断的拍,以至于手机拍没电了,又叫我接着拍。他边拍边为自己的师父袁浪惋惜。

  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岩壁,我没放在心上,但陈跃康主席却记挂在心。回去不久就发了一小段文字给我,写的是大小井的地质之美。几天后他又发来一段文字,提议我们在没有大笔资金投入的情况下,聚集大小井的奇异地质,打造旅游新亮点,让当地老百姓增收。

  中餐是黄豆鸡,看得出袁浪很享受。这是大小井当地的特色菜,本地鸡炒本地黄豆,鸡也香豆更香。袁浪为此多喝了半杯土酒,当然有酒就有他的诗。

  一路上,我在微信群里发了好多袁浪的照片,引来诸多文朋诗友的羡慕。县诗联的罗方友会长提议:何不请袁浪给我们讲讲课?我想想是啊,机会难得,必须争取!

  看袁浪兴致正浓,我说:“袁老,罗甸作者想听您讲课呢,怎么办?”他说:“讲课谈不上,叫座谈,交流。”这么说,他已经答应了?得到确认后,我欣喜若狂,立即在群里预告,陆续得到大家响应。

  要从大小井回县城了,但司机已不愿走回头路,只得“南辕北辙”地从沫阳往董架过克度,再转到边阳上高速。这一绕多了近百公里,多花了一个多小时。但这段冤枉的路途中,袁浪的笑话与诗词一浪接一浪,看到彩虹他也要尖叫几声,没有停过,所以旅途并不枯燥乏味。

  回到酒店已是6点,座谈会定在8点,还要吃晚饭,我估计会迟到,心里暗暗担心。

  晚饭在农贸市场吃的,菜也上得快。袁浪并不拒绝喝酒,但他控制,说还有座谈会,不能喝多。还有半个小时,因文联没人,我提前去准备了,叫他们慢慢吃。但8点前几分钟,他们就到会场了,还认真地翻阅了几期《红水河》杂志。

  罗甸作者很热心,各单位都有,个体户也有,学生也有,挤满了会场。

  面对50多位作者,袁浪不浪费时间,直接开讲。他的武汉口音很重,我们的音响也没调好,但不影响他的激情。他讲述了自己从都匀104地质队干部,成长为作家的经历。讲了生活与创作的关系,讲了他将自己的小说《黄河儿女魂》改编为电影《血溅秋风楼》的故事。

  他的讲述滔滔不绝,但一个小时左右他就打住了,说要倾听大家的声音。肖家云、罗方友、王智源都讲述了自己的写作体会,请教了一些问题,袁浪一一作答。

  座谈会上,陈国华老师最年长,75岁了。袁浪一听,很是感动,说比我还大都来了,可见罗甸的作者很好学。

  袁浪这话真的说对了。陈老师的女儿——罗悃镇镇长陈芳,就在现场很认真地做着笔记。她本身就是位才女,虽是英语专业的,但家风培育了她的才情,背诵了大量的诗词。当晚,她在微信群发了一些袁浪的语录——“没有一所大学是培养作家的,只要努力,社会大学会让你学到很多东西”,“好的诗词一定要背诵!在美好的年华一定要储备大量知识,有输入才会有输出”,“坚持是文学的根本,只要坚持将会有收获”等。

  王青志当晚沉默着,但他内心的火山已被袁浪激发。上学期间就已才华横溢,经常有作品出现在著名刊物上。后来工作繁忙,渐渐远离了文学。这位“县直机关工委书记”,当晚能挤出时间来听,是因为“袁浪来了”。他听得非常认真,会后还跟我分享了袁浪的话——“没有文化的人生是苍白的人生”,直叹自己“荒废”。

  袁浪的讲座是偶然的,但却是认真的。它像一颗流星,来得突然,转瞬即逝,但却划亮了罗甸作者的心空。

 编辑:欧铠玥  
返回频道首页
相关阅读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组图】贵州威宁:燕麦丰收金秋乐
【组图】贵州:冰雪水世界“清凉一夏”
茅台镇发现规模最大的蜥脚类足迹群
【组图】贵州大方小屯乡法启码头美景如画
【组图】暑期“海底”觅清凉 贵阳海洋馆人气足
【组图】贵阳公路坡面现3D民族创意涂鸦画
【组图】贵州毕节:日落云彩出奇景
新闻排行